/
/
/
/
/
/
/
/
/
/
用戶中心:
結緣清單:

法雨

Dharma Collection

/
/
/
/
/
Articles by Master Hong Sheng
Dharma Teachings by Master Hong Sheng(Text Form)
Serendipity in Dharma Teachings
Dharma Teachings by Master Hong Sheng(Vedio Form)
Yuan-He-Miao-Yin
Diverse Videos
弘聖上師 說法講紀 20181009 高雄明覺法堂【Dharma Teachings by Master Hong Sheng in Kaohsiung, Taiwan on October 9, 2018】
來源: | 作者:pmo6334f2 | 發布時間: 2018-10-09 | 39 次瀏覽 | 分享到:

手機端閱讀有困難的請選擇TXT在線閱讀模式,該模式下可以隨意變換字體大小

 


時間:1071009日,20002130

地點:高雄國際會議中心603室(高雄市鹽埕區中正四路274號)

                                        

紀錄組恭敬整理

 

 

學員們:師父好!

 

師父:大家好!請坐。

 

學員們:謝謝 師父!

 

師父:今天一開端有疑惑嗎?

 

真菡師姐(主持人):是!師父,有同參要提問,請稍等。

 

芷媚師姐:師父上人好!想請教 師父,現今在醫學上有很多名詞定義的精神疾病,如:自閉症、亞斯伯格、躁鬱跟憂鬱症……等等,其中自閉症一般認為都是基因或是染色體上的錯誤異常,或是染色體上的一些不良,才會造成先天性的精神疾病,所以一般的家人都是束手無策。想請教 師父,就佛法上來說,這些一般認為的所謂先天性精神疾病,應該要怎麼去解決跟解救?謝謝 師父!

 

師父:嗯,好!請坐。我們現今所謂是遺傳、先天疾病都歸類為不治之症。那麼我們現在對於不治之症還是很努力地在治,然後我們一方面認為它是不治之症,另一方面很努力地在治,所以你就發現,我們人類多麼地矛盾!一般如果不治之症應該就不要治了嘛,對不對?(師父笑)就不治之症了啊,你已經把它定位叫「不治之症」啊,那你花那麼多時間、金錢、精力去治它幹什麼!對不對?當然啦,這是我依現在我們的現象層來講。那剛剛你所講的這些染色體啦、基因啦,還是這一些所謂的遺傳啦,它都是現在的統計上的名詞,它不是本因,如果你對一個事情沒有瞭解到它根本的原因的話,它是無解的,根本沒辦法去解決它。

 

那麼我們現在講的這一些,其實都是一種所謂的業力的使然,不過,現在講到「業力」或者是「業障」兩個字,又會讓人家覺得是一種迷信,對不對?那麼許許多多人會把這一些古老的用詞用我們現在的意識形態去定義它,所以這裡又產生了一個隔膜,這一個隔膜也就產生我們現在對真理的誤解,所以現在這些問題都非常地麻煩。那為什麼它會形成?那一般人就說:「業障啊,業障深重啊!」那業障深重怎麼辦呢?消業啊!對不對。消業不是晚上喔(學員笑),吃吃宵夜、吃吃飽飽地有營養就解決病理的問題。當我們把這一些概念理解成只是這樣而已,我們可能又會造成另外一種所謂的錯解,那從另外一種錯解的手段去下手、去處理,它也是一種迷,所以從這個角度是迷信也沒有錯,也沒有錯!

 

那麼剛剛我們講的那是醫學上的報導、醫學上的定義,那也是一種迷信。我們現在的人只是在迷信醫學、迷信科學、還是迷信宗教的問題而已,其實統統是迷!那麼這些問題統統從你們生命的深層的開始就產生了,那一個開始有所謂的真心跟妄心。那麼妄心其實也是建構在真心的基礎上,沒有真心也就沒有妄心。那麼佛菩薩是什麼呢?佛菩薩祂善用真心而無妄心,我們凡夫是真心之上發展妄心,所以妄心茁壯把真心給覆蓋、把它給迷失掉了。迷失不是失,它還是存在,只是我們因其迷而葬送,所以加上一個「迷」字,迷就是「不解」的意思。你不瞭解這是花(註:師父以桌上的盆花為例),這花有沒有不見?也沒有啊!因為你不瞭解這是花,你就看錯了它,所以這個花的各式各樣功能,你就使用不了,所以好像失去,這時候叫做迷失,像這一回事。所以,統統是從我們對生命真心的迷失那一個源頭,就開始產生問題了。

 

那麼一直演變到這個妄心出來,妄想嘛!分別產生、執著產生,執著裡面又產生深度的執著。我們現在講的這些醫學的問題,都是一種深度執著演變出來的產物,我們就是那一個產物,現在講的這一個自己,就是那個產物;那麼講到真心那一個自己,不是這一個產物,它是能現能變的那一個本元。醫學上所講的這一些,如果你不拉到所謂生命真常之理的話,統統是無解,那這個無解是合理啊,又合情又合理,也合法,對不對?(學員笑)合什麼法?大自然法則的那個法啊!當然跟法律沒有關係啦。那麼,你們的法律也是能現能變產生的啊。

 

講到這一個「執著」,就非常難搞定了!當然,在細微的執著裡面也沒有這種事情,比如說,我們世間人講身心靈、身心靈,三而一、一而三,對不對?那你們有這一種概念,因為你們現在有一個很明確的「身」,處在你的妄見底下,就是這個~你們的肉體,所以有它,就有你們剛剛講的那一些什麼基因的問題啦、遺傳的問題啦。假設你現在是無色界天人的時候,「身心靈」你好像沒有一個「身」,那一個「身」的概念跟我們完全不一樣,那是一種無表色;沒有物質現象啊,應該是這樣講,沒有你們現在認知的這種物質現象,所以就沒有這一個身。所以當年老子講:「吾有大患,患在為吾有身」嘛,我有很大的災患,為什麼呢?因為我有這一個身體。所以建構在這一個身體的基礎下,我們產生一大堆我們必須要面對的災難,其中一個就叫做身體生病,對不對?

 

那建構在這一個身體生病裡面也有一個所謂的靈識的運作,你們現在方便講叫精神活動、精神世界,那這邊出錯了,我們醫學再把它導到我們的肉體這一個物件某些細胞結構出錯了,某些細胞結構出錯了所以產生這個精神異變,那這個精神異變就是剛剛你講的那一些所謂不治之症這些精神疾病。好多名詞油然而生,未來應該還會更多啦!我們小時候沒有聽過恐慌症、憂鬱症、躁鬱症啊,我小時候就沒聽過啦,我不知道在座有一些老一輩的,比我們年紀大的年長者,他們小時候應該也沒聽過啊,那麼現在的小孩一出生,有的才三歲,就有所謂的憂鬱症了吶,對不對?那這一些名詞相其實不重要。可是對我們現在的人來講又佔了一個非常大的一種所謂的基因判定,這怎麼講呢?就是說,名詞其實不重要,可是我們人類定義了名詞之後,我們就會被那一個名詞給左右、給引導,然後把我們的意識又再加深於那一類的概念,這一個概念叫做「想」,心想!

 

所以,佛告訴我們:「一切法從心想生」,這一個概念不斷在植入的時候,我們這一個所謂的物質現象跟精神現象就越演越烈,就會加注、加碼,然後它就會更壯大。這一個關係,現在科學家其實已經把它分析了,也去推測,然後用學理上去證明它:整個世界的存在並沒有物質跟精神,物質跟精神是能量所變現出來的。換言之,這一些問題都是背後的能量產生問題,那誰背後的能量?我們啊!我們一切存在背後的那個能量。可是現在為什麼不講你或我,只講我們一切存在的狀態?因為我們講「我」,就是這又建構在這個肉體上~會動的這一個,我走到哪裡就是那個我。所以這一個「我」的概念,基本上從六道輪迴的人道來講,就是你剛剛講的那一些疾病的根!這個不是根本的根,可是是我們人道會產生這個現象的一種根。

 

那麼你就知道,為什麼凡關到佛法修行領域,第一個基礎功課都是修掉「我」?那麼道法亦復如是,所有一切宗教、古老的這一些良性的宗教,統統叫你從這一個課題著手,也就是修掉「我」––無我,那你就會無為。西方比較沒有這一種名詞名相,可是義理一樣,它叫你去奉獻,它有一個名詞叫無私、博愛,對不對?你如果有「我」,你就有私,你就博愛不了,所以無私等於博愛,博愛等於無私,它是兩面講法。

 

那你就知道,這一些所謂肉體上的基因病變,其實也就是從這一個「私」來的,自私自利來的。我們還沒有這個肉體以前,我們就帶著這一個自私自利的能量,帶著它!其實它是我們創造出來的,結果我們被它牽引、被它引導,以為它是主人,這時候叫認假為真。那麼這一股能量把我們拉到這一個人世間來,你們叫做投胎~投胎做人,所以基本上這一些問題是你未投胎的時候,多數都已經產生了,這個是單就於個人來講,這些都是業力問題而已,業障!業力濃縮在這個業障上。那麼如果於你存在的環境有相關性,它又有所謂的冤業的問題,你們所講的「冤親債主」,當然,廣義的來講,冤親債主也是一種業障啦,學修者要把它給細緻化、弄清楚。

 

那有的是外在一股能量來干擾我、影響我,讓我自己這一股能量不穩定,我的不穩定在神識上就會出問題。神識就是你們講的靈魂,它裡面有精神世界,所以等同你的精神世界也會出問題。我們知道,有物質必有精神,也就是說物理現象必有心理現象,為什麼?因為物理現象是心理現象變現出來的,這是生命真常的狀態。我們如果不能理解到這邊,剛剛講的那一些問題真的是……這個叫「不治之症」~治不了的症頭,〔症頭〕(台語)啦(師父、學員笑),〔症頭〕!那你如果說〔症頭〕,它就沒那麼嚴重嘛。

 

其實這一些問題真的沒有那麼嚴重,可是當我們世間人把它不斷加注這一些嚴重的意識形態的時候,它就會變得很嚴重、很嚴重。從哪裡嚴重起?你知道嗎?不是從那一個現象~病徵,生病的跡象叫做病徵的現象,不是那個現象本身很嚴重,而是我這一個人的意識形態越來越扭曲而產生很嚴重的對待,這一個嚴重當然偏屬在不能解決上叫嚴重。這也是從我們的意識形態不斷加諸來的,那個叫做擴及、擴大,所以產生現在的精神疾病。

 

那麼這一個心理現象和物理現象,它背後就是我剛剛講的那個能量的作用,那麼能量的前導又是我們的起心動念。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你就要去理解,心理現象不是起心動念,它是起心動念的一個產物,這一個產物又會變現,那這一個「變」就叫做「識」,從我們佛家的角度來講叫什麼?叫心現識變的那個「識」,那麼前面講的這個心現,就是起心動念。這個心現不是剛剛講的那一個心理作用,不是!我們現在人講的心理作用都是在識變的範疇裡面,所以它會變質的意思。心現出來依自性心闡用,它是一個美好的生命境界,它既然加個「美好」,就沒有所謂這些不治之症嘛。當然,它也就叫不治之症,因為不用去治它了嘛,它本來就沒有嘛,沒有這些〔症頭〕啊,那我們瞭解到這邊,才能有辦法去治療,你們世間講的治療這一些病嘛。那你怎麼治法?你要從能量的本元這一邊去調解起。

 

所以剛剛講到,懂得消業的這一種人,他就很容易把這一些所謂醫學上稱謂的不治之症的這一種疾病,很容易就給化除掉。可是,你要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消業,而不是找找那個神靈來幫我們卸卸因果,〔卸因果〕(台語)嘛,常常這樣講,然後卸一條拾幾萬,是不是很多這樣?伍萬起跳,還是怎樣?(師父笑)我沒〔卸〕過啦,我被人家「嚇」過(學員笑)。沒有卸過因果,卻被人家嚇過這樣。嚇,為什麼嚇?「哦!怎麼這麼貴?!」這個很貴吶,有的人他一輩子能〔卸〕幾條?(學員笑)一條拾萬,那你生生世世到底有幾條因果?所以這一些就變成導向迷信的角度,做做大法會就消了業障,有這麼好的事嗎?

 

所以,你要瞭解,業障從何而起,它就必須從何而滅!所謂此生彼則生,此滅彼則滅。這一個道理就是所謂你們講的「依報隨著正報轉」的這個概念,依正莊嚴嘛!為什麼佛菩薩能夠莊嚴?而我們就是依正濁惡嘛,對不對,我們的依報跟正報都很汙濁、很惡質這樣,其中有一樣就是這一些所謂的精神疾病。那你瞭解到這邊,「消業」是一個很大的課題。「業」從何而來?從我們的起心動念來!起心動念、言行造作的一切總合就叫做「業」,這一切總合的裡面有一件叫做精神疾病,就這麼一回事啊。所以,精神疾病因為它影響到心理現象,其實也是心理現象有病變這樣,所以它必然會影響到我們的物理現象。

 

我們現在很多的醫學上是倒果為因的!你比如說剛剛講的,我們腦子可能細胞有哪裡病變了,所以導致我們的行為上有某一種問題,那行為這也是物理性,所以大家好懂。那剛剛講的是心理~我們腦子有一個細胞有問題,所以導致我們的心理也產生一些問題,所以這些憂鬱症、躁鬱症是心理的問題,你看,這好像沒有問題,可是這個就是我剛剛講的倒果為因了。物理是建構在心理的基礎上的,並不是我們的心理建構在物理的基礎上,所以怎麼可能我們的物理有問題而導致我們的心理有問題!它有一種間接的輪迴關係。可是,如果你講根本的因果關係,它不是這樣,它是心現識變。物理性的東西是識變的這一個範疇,它前面必然有心現~心的顯現,意識才變,把物質改變。所以「意識」二字,識變這個「識」,意識形態的「識」,就是我們現在在討論的這一個「心理作用」。你是心理作用導致物理現象的改變,你這時候把物理改變成的缺陷,再倒回來說:「因為它有問題,所以你的心理才會有問題。」所以從這個角度,你們再吃多少藥、再找多少心理醫師都不能解決的原因就在這裡,因為它的因果錯置了。

 

所以萬化,你們一切生成的存在,它背後都有因果關係,如是因則如是果,不可能錯因產生正果、正因產生錯果,不會是這樣,所以這一個「心」就很重要!那麼「心」已經產生問題的狀態怎麼辦呢?這時候又是現實面了。心產生問題,他如果福報、善根比較不足,你要當事人直接去調化這一個心,是不太可能。我們一個被稱謂為正常人,心都有問題了,對不對?對,我們現在這個有時候又得罪人了,現在在座的每一個包括我喔(師父笑),心理都有問題啊,都有心病啦那個意思啊,我再解釋下去,你們出去比較不會把我〔蓋布袋〕(台語)啦,對不對(學員笑)。

 

你們有煩惱嘛,對不對?有煩惱,心就生病了嘛,所以是從這一個角度講。「那煩惱多否?」古人就要這樣講了喔:「煩惱多嗎?」這樣。嗯,我看到老媽媽講:「哪有那個沒煩惱的!」對不對,這句話的語意就要:「哪有那個心理不變態的!」(學員笑)不是就這樣子嗎?「哪有那個沒煩惱的?」是從果上講啊,你必有因嘛,就是你心理變態你因此才會煩惱。「變態」,他的形態改變啦,你看,要不然你們又以為那種這個……(註:師父模仿兩眼斜視一副精神異常的樣子)(學員笑)電影演的那一種心理變態,那是一種極度的變態。當然,你們對名詞一定要有一種很中性、很沒有分別心的對待,你們如果在名詞上已經有執著了、已經有你的分別的對待了,你就很難以應這個時代大家在交流的名相當中的交流,去理出一個能解決我們生命問題的理路,你就不可能了!

 

所以,我要重新定名一下「變態」:你的形態改變了叫做變態。你的什麼形態改變?你心理運作的形態改變了!改變了,必然有改變的結果,可是你們現在都往不好的方向改變,而不是往好的方向改變回來,雖然它都是改變。所以為什麼要修行?修行就是把這一個變態改變回一個正確的狀態,它就恢復我們正常的生命狀態。第一關鍵在於見解上的錯誤!我們現在人又會理解成我們這個人見解上的錯誤。那真正生命的理路,你一定要把「這個人」的概念拿掉,它不是這個人的見解上錯誤,是你們這一股生命存在,就是見解上的錯誤。你看,你這一股生命存在,你就不一定會理解成我這個人了,對不對?你這一股生命存在的第一步見解錯誤了!你看,很多人光是這個就很難理解了:「我們是人,才有見解啊!」那你就小看狗了喔~狗也有牠的見解喔;豬亦復如是;猴子靈長類,比較接近我們啦(師父、學員笑),靈長類!所以,牠有見解,你也會認同。

 

所以,我們現在講的是生命在這一些阿狗、阿貓、人啊男女的形成之前,你們就有那一個見解了。你們是先有那一個見解,才產生你們現在這個模式~這一個生命存在的形態。我們現在叫做「人」的形態,外相叫做「人」的形態,在物理層面我們定位這樣叫做「人」的形態,可是我們心理不一定是符合人的形態的那一個心理運作,所以它就會變。佛家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一個符合正常人的形態~五戒、十善中品。也就是說,我們剛剛講到那個見解~你的見解,你這一股生命的見解跟思想,屬於、吻合十善中品,「身不造殺、盜、邪行,口不造兩舌、惡語、綺語、妄語,意不造貪、瞋、癡」,這十樣你的積分大概百分之八十,滿分是一百分的話,你做到了八十分,你有這樣的一股能量、狀態,然後持五戒~不殺、盜、淫、妄、酒。持五戒這是一個引業,引導你們來做人,也就是說你們外在的樣子就是這樣。

 

你們人生的對待所存在的一種呼應,有喜、怒、哀、樂、苦、憂這一些受~感受,於對象的不等,你的感受大概不出這幾類,這幾類又歸納成兩類叫做「高興」跟「痛苦」,對不對?(師父笑)高興跟痛苦兩類。你們會有這個是基於剛剛講的那個十善,它叫滿業,五戒叫「引業」,引導你來,引導你來的受用叫「滿業」,你在這裡面的受用是滿業決定,所以基本上,你們應該是會有一些幸福指數比較高的感受才對,它不是百分百。因為從六道輪迴乃至於四聖法界、再超越一真法界圓滿佛果,這樣的一個生命層級的分野來講,「人」本身就是一種變態了,變態。那最真常是什麼?以真心跟妄心來講,一「妄」就扭曲了嘛,扭曲了真心,這個扭曲叫變態。所以我們的真常就是那個如如佛,完滿無瑕,也就是佛經在告訴我們的「福慧雙足尊」,福報跟智慧雙雙圓滿具足、毫無瑕疵的那個最尊貴的那個生命狀態,就是你們的本來的模樣,也就是說我們所有一切眾生本來的模樣。

 

那麼,也因為我們剛剛講的那個迷了,迷失了、妄見起用了,就把這一個美好的本來模樣開始變態了,一層一層扭曲扭曲,越扭曲越嚴重、越扭曲越嚴重!最嚴重的就是六道輪迴裡的你們聽說的地獄。所以剛剛講的那一些心緒、這一些所謂的我們醫學上講的精神疾病,在地獄這是他們的常態,地獄!地獄是常態不太有機會去發作,你懂嗎?因為他們完全受苦在於純消業的狀態,一直消、一直消。那我們現在做人就是喜樂參半,他有消業的機會,可是他又不一定願意去消,那不願意消的同時又沒有一股力道~心現識變出來的力道,牽制他必定要消、一定要去消。所以在這個時候~業力現前的時候不解,又會用錯誤的態度,也就是我們心理已經改變的這一個質性的對待,再去面對它的時候,這時候又加碼再造業,它的結果就叫做造業!它的過程叫做「造」,結果叫「業」,那麼不斷加碼,所以以致於我們現在的人的心理疾病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原因在這邊。

 

然後不斷看醫生、不斷沒有用,不斷沒有用的狀態又要不斷發明藥物,這些藥物又不斷地實驗,實驗之後又不斷地沒什麼效果,這個實驗唯一的效果就是把人打昏!如果這樣,我們就比較省錢了,對不對?(學員笑)對啊,你如果要發作,我就把你打下去,倒下去就昏了,在床上安安靜靜地躺著,這時候還沒有副作用喔。你被人家打一拳,你不會傷腎嘛(師父、學員笑),你吃那個化學藥物你會傷腎吶,你以為穩定一下,其實後面有很大的隱憂,這就是我們現在人的思維模式啊。你看,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們不理解生命的存在的理則啦。所以你們這個時代精神疾病的問題特別多,我現在都還沒講到什麼外靈的干擾這一種喔,純「業」你看都講不完了!

 

那麼這一些要怎麼靠自己或跟自己有相關的?就要導到能量,現在加個「學」好了,「能量學」上的學習深入。剛剛那個「業」那個字就叫做能量,能量有問題,兌現出來的物理現象跟精神現象就有問題,所以你活在這兩個現象裡面,你被這個問題煩憂、牽制、障礙,所以你有痛苦,這個輪迴就是這樣。所以你就要回到能量上,怎麼樣讓能量沒問題?我們剛剛前面講,一個沒問題的人,就是要符合十善中品的能量。那能量從哪裡?從起心動念來嘛!那我們要去什麼?起心動念於十善中品符合的這一類的運作,這時候我們自己就會遠離幾乎所有現在二十一世紀講的一切不治之症,包括癌症喔,癌症你們也是講不治之症嘛,對不對?

 

你說:「有啊!師父,有啊,有人治好了,切掉就好了,是不是這樣?」它的根還是沒有治。所以這時候你要解決這些不治之症,你就恢復人類應該有的基本分叫做十善中品,就解決了!

 

那你說:「假設這個病患不是我呢?」這時候你的能量就要超過他很多、很多。而且你還要看他的能量低到什麼狀態,因為有所謂的相處跟共業的關係,這個很複雜,共業!如果我跟你沒有共業,我也不會受你干擾,是這樣;一旦有共業,必然受干擾。你跟我相處,你有這個問題,我被你干擾,是不是我也有某一層面的這個「業」,只是這個業力的深淺不一樣,所以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化解很多事情,自己對自己當然力道最強,可是通常有這樣的疾病的人,他自己都已經匱乏到自己有自主性可以去對治自己了,這時候他有幾個東西就很重要,剛剛講到的「善根」跟「福德」就非常地重要!善根匱乏,福德就更甚重要,福德裡面有關係到他的善緣,對不對。

 

我們為什麼要廣植福田、廣結善緣?廣結善緣就是我們生活周邊的人對我都有益處,善的那一方面的對待嘛,對我有幫助啦,依我們現在人的概念叫做有幫助啦。廣植福田是依於我自己有基底雄厚的這一個好能量,現在有這個好的能量的基底,我不一定開發得出來,因為我的緣暫時不足跟我的業力太重,它會把我的福報的兌現障礙住,我過去生也許有很大的福報,可是這時候這一個福報支援不了,就是救不了我的精神疾病,雖然我是精神疾病可是我還是很有福報,我的福報並沒有失去,可是沒有作用!這時候周邊的善緣就很重要了,如果周邊有這一些善緣跟我互動的過程當中能夠消減一點我的業力,及引導的作用~引導我的福報兌現出來,我的福報自然能夠去抵禦我的業力,讓這個業力的障礙作用不那麼大,我的善根才有空間透過我自力的發展,一旦善根發展出來,越來越茁長的時候,這個精神的問題就會化解掉,因為這個善根就是我們的能解,對不對?

 

那我們所有的這些物理現象、心理障礙,都是從不解而產生,不瞭解不明白的意思。所以只要我們能夠把我的能解、能信的這一個善根給開發出來,這些精神疾病全然就不存在了,全然不存在!這個也就是佛家講的智慧,智慧的作用,所以智慧是有作用力的。現在的醫學是在知識常識的層面去發展,知識常識是一種結果論的定名、結果論的定義,它能讓我們分析知道很多事情,可是它沒有作用,它沒有作用!那智慧不是,智慧是你同時能夠知道很多、同時又有作用,它的差別在這邊,因為智慧有一種分辨是非邪正的功能。「慧」有分辨是非邪正的功能,加上那個「智」有裁決力,我們生命就會選擇,選擇對的去發展,而杜絕錯的滋長。這時候「對的」發展了,我們「錯的」自然就消匿了嘛,所以這是一個古老祖宗治病的良方,治病良方!這裡沒有聯絡電話啦這樣(註:師父比劃著一橫排,比喻電視螢幕出現的字幕)(學員笑)因為廣告都會有這種東西。

 

這個治病良方靠誰可以?靠自己就可以!那我靠我們自己人的運作,而不是靠外在的任何物質,因為那一些物質都是你的心現識變的產物,講到極處是這樣,所以精神疾病從業力的角度是這樣。從冤親債主來干擾的角度呢?你就必須要去調解、去講和。通常有冤親債主的部分的,必然有我自己本身業力的部分;有我本身業力的部分,還不一定會有冤親債主的部分,它的關係是這樣。所以你就知道它主位在哪裡?主位在我自己的業力,它延伸到副位叫冤親債主。如果有冤親債主的狀態怎麼化解?找調解委員會嘛,但我們不一定能找得到調解委員會,這時候怎麼辦?這時候學聖賢教育就很重要,你要學習生命存在的一切理則,用對的態度應對上去,那個當下就是在調解,所以自己也可以是一個很好的調解委員,如果我們不瞭解的話呢?就沒辦法。

 

所以剛剛又濃縮回來,我們現在是個人,如果在我們人道我們出現這個問題,那必然是你的十善有問題,中品沒有達到。這一個中品沒達到,依照正常的周率往下墮,墮到斷氣那一天一定是下三惡道,因為你人道的積分已經漸漸葬送嘛。就像我們在學校讀書,會翹課啊、忘記考試啊,聽說宜孝也是忘記考試還是什麼,對不對?(師父、學員笑)對啊,分數就會被扣嘛,扣扣扣,我們讀這一個書就會讀得很辛苦、很累!最後這個積分完全不夠的時候,我們也不用面對這個辛苦了,因為要面對下一個更辛苦,就是我們就被退學了。

 

所以你看,有人這一輩子做人、下一輩子入三惡道,有人上一輩子三惡道、現在來做人,這個叫互換來換去,也就是我們這一個學分上上下下,時而高、時而低。所以,十善業道很重要的原因在這邊,尤其是以一個要學修提升的人來講,它永遠是一個最堅實的基礎,它最基礎最基礎第一道~你下輩子可以做人,下輩子還可以做人是最低標!它高到可以成就無上佛果,有這一個味道。所以《十善》裡面告訴我們,以人天為基石,以佛法為究竟,它告訴我們:「一切人天依之而立」,要做人、做神,統統不離十善業道的養成。

 

那麼這一個十善業道卻是我們現在人很難理解的,我們現在二十一世紀多已經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類,所有的行為思想觀念都是違背十善的,而且我們現在的價值觀是在鼓勵違背十善的。我們打開媒體不都是殺盜淫嗎?對不對,幾乎都殺盜淫,你們看電影大概也都是殺盜淫比較多啊,殺生、偷盜、邪淫,然後那個裡面還有什麼?還有這一些刺激物叫做「酒」,殺、盜、淫、妄、酒,都是在鼓勵這一些。依這樣的生命模式,我們這一個世代的精神疾病,不多才奇怪啊!

 

「有人也學習佛法,怎麼也會這樣?」那你就知道,這裡分析,你要理解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學佛,還是學到的那一種錯誤的佛。這時候佛就冤枉啊,佛背上了這一個醜名啊。我們一定要瞭解,這一個「學」如果對了,你的生命狀態必然是對,因為「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太上感應篇》也告訴你們嘛:「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假設這個是禍~剛剛講的這一些疾病是禍,它必然也是我們自召感而來。我們現在的醫學還會分析:「可能是他從小長大的環境使然。」好像也不能說不對,對不對?長大的環境本來是個緣、不是因,可是,因跟緣常常結出來的果,同時又是下一個果的因跟緣,這個連續環環相扣也產生一個輪迴鏈。你只要沒有在一個最關鍵的點上去杜絕,這個輪迴鏈就一直循環、一直循環,所以最後你們就分不清到底哪個是因、哪個是果,最後就會倒果為因,所以環境是一個緣。假設環境是比較負面的見解思想行為,我過去有這一個錯誤的見解思想行為的因,我跳進去這個環境,我必然產生這個錯誤的見解行為產生的錯誤的結果,必然是這樣!其中有一樣就是這個疾病。

 

現在這一些問題統統不能解決,即便許許多多人入了佛門,也很難解決,原因在哪裡?因為我們現在的佛門多屬是一種知識常識的教法、傳習,知識常識的傳習的本身就不是佛法,可是因為它的內容都是佛法的術語,而我們現在人的價值就是在於外相,所謂是著相!著相又加執著,執著!執著在外相上,所以這一個心的定靜力就出不來;心的定靜力出不來,我們的好能量也就產生不了,所以曾經錯誤的能量現前之後,我們束手無策原因就在這邊。這時候要怎麼辦?要回來拿捏我們這一個定靜功夫。這一個定靜功夫對於現在的人如果你不瞭解,剛剛講「明白」,你對這一些諸理法則不明白的話,你絕對淬鍊不出來,因為你不會去做,做什麼?做正確的行為,你不會!你不會!那這一些結果都是從「做」出來的,瞭解不足,你做,當然不行!你做不到,結果當然就證實不了,所以越演越烈,那麼我們現在從人類的這一個思維周率的發展,就注定要悲哀了。

 

古時候很多聖哲都為了解決人類所有的問題,當然,人類的存在還有依報,包括它的環境,生命存在的問題也都涵蓋在裡面!可是為什麼都不能解決?因為方向搞錯了。也不乏很多的偉人有雄心壯志投身於政治,最典型的就是國父啊-孫中山先生啊,他醫生嘛,他的志向是救人,可是,他發現醫療這樣好像也救不了人嘛,後來投身於政治,他也錯解了,以為投身政治就可以了嘛。所以,佛還是比較聰明嘛,對不對,比較有智慧,祂知道要解決生命的問題,政治解決不了,所以祂不當國王;武力解決不了,祂身為王子的時候,當時全國最好的武術師是祂的老師,祂的武功高強,也依然放棄;經濟解決不了,什麼統統解決不了,祂知道只有一件事解決得了,就是我們「生命的教育」,生命教育這一件事情。直接一點,生命教育就是你們「智慧覺醒的教育」這一件事情,所以祂才去出家去尋求真理。當然,祂明白宇宙人生真相的時候,祂一生的職業就只有一個,就是多元文化的教育──「生命的教育」義務的教育工作者,跟當年的孔子有點像。當年孔子也是以為政治可以解決,所以他一直在求官嘛,幸運的就是求不到什麼高官嘛(師父笑),所以讓他死心,最後的五年、十年的教育能夠利濟蒼生。佛的智慧比較高,祂直接就是去做這一個生命的教育,祂有超輪迴。

 

這些教育就是要讓我們明白「人跟人的關係」,你們剛剛講到的這一個問題就是在第一個,人存在的第一個對待關係就出錯了,人跟人的關係!那生命的教育它有個幾個層次~三個。人跟人的關係是第一個層次,這個如果搞不好、對待不好、不理解、做得不好、學得不好,你第二個層次就不可能會好,叫做「人跟大自然環境的關係」,山河大地這些大自然,就是環境。人跟人特指正報,正報、彼此正報的關係,那麼這一個正報的關係、彼此正報的關係的第一個又跟自己~人跟自己的關係,所以如果要細分是四個,一個「自己跟自己的關係」;產生人跟人~對象,所以「人跟人的關係」;再來就是人跟人存在的這個環境,這個叫宇宙,「人跟宇宙的關係」拓寬就是第三個;現在細分變四個,第四個叫做「人跟天地鬼神的關係」,也就是現在科學家講的「人跟不同維次空間存在的關係」。這幾個關係如果你懂得對待,你對待得好了,你不要說這一些精神疾病沒了,你生生世世的問題統統沒了!不是只有心理疾病、生理疾病沒了而已。

 

可是它第一個基礎就是「人跟自己的關係」,所以心理疾病的這一群人,就是跟自己的關係處不好,處不好必然來自他對生命~自己產生很多的疑惑。你比如說:「我為什麼存在?我是怎麼存在的?我來自哪裡?我能幹嘛?我能去哪裡?那去哪裡也不只特指這個空間的來去,包括我未來去哪裡?我現在在這邊,我有過去生嗎?我有未來生嗎?」……等等,這一些如果沒有搞清楚弄明白,你必然跟自己的關係也會處不好,處不好就多多少少有這一種病。這一種病是這些關係處不好到一個極致所產生的!所以要解決它還得要從第一關鍵「明白」開始,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理、真相的意思。

 

剛剛講的那個關係的主角就是人生,人生就是我們自己,那依於人生,自己產生的對應到不同維次空間就是整個宇宙,所以人生跟宇宙的關係,這個要把它搞清楚弄明白。可是偏偏我們現在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跟社會教育,沒有人在教這個東西,以致於我們從小就不懂,加上「不懂」!「沒教」還算是小事,「教錯」那就更糟!我們現在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跟社會教育,不但沒有教這一些正確的知見,反而還教很多錯誤的,你們置入性行銷很多錯誤的知見進來之後,我們現在人精神不會有問題算是異類了,你懂意思嗎?嗯,少數!

 

你們會不會發脾氣?精神有問題嘛!精神有問題才會發脾氣,對不對(師父笑)?你們剛剛講的那個,你們會煩惱憂慮牽掛啊,這都是精神有問題才會這樣啊。剛剛講的被醫學定義為「病」的那個,是這個狀態嚴重一點的狀態而已啊,它的理路都是一樣的啊,只是嚴重的程度不一樣而已啊。我們很煩是不是憂鬱?對啊,「煩死了、煩死了!」你看,煩到要死了!從「煩」到「死了」嘛(註:師父右手比喻「煩」,左手比喻「死了」),它有漸層,程度的不一樣嘛,越接近這邊的越嚴重嘛(註:師父指左手~死了),越遠離這邊的越不嚴重,就這樣啊!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有心理疾病啊,當務之急要趕快好好學佛,對不對! 

 

有心理疾病的,他就不可能覺悟,意思就是說他就不可能有智慧。所以從佛法的角度是什麼?你為什麼要學佛?因為你要取得智慧~圓滿的智慧。為什麼要取得圓滿的智慧?因為你有煩惱,煩惱只有智慧能解決,所以你要取得圓滿的智慧就這樣,它其實很務實的,它有這個因果對待。從現象層的對應,你有煩惱必然沒智慧;你有智慧了,你要不要對治煩惱?也不用!你智慧增生到什麼狀態、什麼程度,你的煩惱就降低到什麼程度,就這樣,所以它是一個自然功法,順乎心性、合乎自然,不假方便、自然天成。

 

只是,你如果沒有理解,這些永遠變成夢幻泡影,最後我們更不願意去落實,連探索都不願意的時候,我們就給它框上一個名詞就叫迷信就了數了。一旦這一些古老祖宗聖賢傳承給我們的這些智慧之學,被冠上了這一個迷信之後,我們就注定不可能不心理變態了,懂意思嗎?就注定了!我們生生世世就會帶著這一種能量,你們物理學有基因嘛,這個宇宙的輪迴學也有它的基因,就是「業」,你就帶著這個業,或者應該講你就會「錯位」了,你反而變被這個業帶著你走,所以,天道酬勤,人生呢?酬業,我們酬償那一個業障的意思。為什麼酬償?因為它既現前,是我們創造出來的;創造出來的,我們不要,叫「欠」,欠了對的。因為創造了錯的,所以欠了對的,因此我們要還,還掉那個錯的,然後恢復這個對的。所以根底裡要從哪裡開始?從你的見解、思想、行為調理。

 

我們剛剛講到共業的部分,先不講不同維次空間的那一些冤親債主,那個更複雜!我們先講我們可以對待的。一個這樣的心理疾病的人,一定有他的家人或他的同儕,對不對?這時候就是互為因待的關係了,不是他造成你的困擾,就是他被你影響成比較好,就這樣。除非你比他的能量還差,你這時候就是造成他的困擾(師父笑),懂意思嗎?剛剛我們講是我們身邊有一個心理疾病的人。假設定位這樣,我們是正常人,我們會因為他而產生很多困擾,這一定必然的。從這個角度,如果我的能量沒有提升,我久了搞不好會變成他的困擾,因為我的能量搞不好比他低,這個叫做能量的互相作用,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股能量。

 

那為什麼叫著我們自己要創造那個好的能量?這個人世間只有四個狀態的能量在彼此交葛來交葛去而已,我用好、壞,一個叫「好」,一個叫做「壞」,「好、壞」你們比較理解,好能量跟壞能量就這兩種。「好」有比較好、有更好;「壞」有比較壞、更壞,以此類推。這兩種能量又分屬兩種,一個叫「高」,一個叫「低」,好的能量有高跟低,不好的能量也有高跟低。你把這四個濃縮回來放在我自己身上,那就是你!你有好能量的時候、跟有壞能量的時候;你有好能量高的時候、跟低的時候;你有壞能量高、跟低的時候;對方也是,我們每一個人存在統統是這樣。自己壞能量的時候該怎麼辦?剛剛告訴你們,以人道那一個標準就好了,你就要加強你的十善業道的概念。你去修十善業道,你的能量就會變好,你的好能量增生,就會把你的壞能量消化掉~淨化掉的意思,所以你這個人就會往好能量提升。

 

假設你本來是壞能量,你現在懂得訓練,你的好能量出來把你的壞能量淨化了,這是有時間的過程的。那慢慢淨化是不是你的能量就越來越好,好到你完全沒有壞能量了喔!這時候你是不是完全的好能量,對不對?可是你這時候的好能量不一定夠強,不夠高,你還要加碼繼續高。也就是說你現在沒有壞能量了,你現在是剛剛好臨界點的好能量,那麼你現在出去遇到一個壞能量的人,他有兩分壞能量,你只有一分好能量,這時候你遇到他,你就是被他影響綜合掉,你變成一分壞能量這樣,就變這樣。

 

所以,以此類推,我們家裡如果有這樣的人怎麼辦?我們自己就要很努力創造出很強大的好能量,這時候常常在一起,他的負能量不斷在跟我作用,我也不斷在跟他作用,這時候叫比賽,看誰更強、(師父笑)看誰厲害這樣,所以我不斷深入、不斷深入,我不可能要求他變好嘛,因為他本身有障礙比我大,那我障礙比他輕的我都要求他了,你覺得這有天理嗎?對不對?我都還「比較有能力的都沒辦法了,你要怎麼要求比較沒能力的」那個意思,所以只有靠我自己不斷加強我的正能量、好能量,大到一個不行的時候,他常常跟我相處,這時候我就是剛剛前面我們講的,我就是他那個善緣。他那個善緣這個好能量灌輸進去就可以……也許他過去有這一些福,就可以把它引流出來,他的狀態就自自然然在化解,這時候叫做療癒,就在療癒了。

 

如果當中我又產生負能量呢?我又來跟他糾葛,那他就會產生負能量的那一個部分,所以兩個負能量糾葛來糾葛去,產生的絕對不會是好能量。那這時候就要比較了啊,看誰先什麼?誰先病得重這樣,這時候不是誰先贏喔,不是!這變成誰先病得重啊。這個壞能量跟壞能量糾葛就是這樣,就只有兩個都往負面走!是看誰比較先結束而已,這個不是方法。

 

所以你看,如果你會這一個概念,你遇到這一些也就不難了啊,為什麼?因為做法就變得很簡單了,做法只剩下一個,對不對?我們現在只要「不知道」,我們就有無量無邊的做法,好比說醫學講,假設我們多巴胺素分泌不足啊、腦內啡分泌不足啊,因為我松果體出問題啊……等等等,講了一大堆這些啊,可能你運動不足啊;可能你吃太鹹啊,應該多吃一點糖啊怎樣……,你看,從對到中醫的角度,糖屬寒,所以這個病又是寒性啊……等等等,你會發現一堆醫療都是衝突的,你這時候怎麼辦?你永遠找不完的方法、永遠都沒有對治的方法是這樣,你瞭解宇宙人生真相就剩下一個方法而已──把自己成就起來,就解決了!

 

成就有標準、有一些定義,我們可以比較好懂的,就是你要訓練你自己往你心理越平靜的那個方向努力,就這樣!你看,歸納到半天就只有這樣,簡不簡單?可是為什麼要講那麼多?(師父笑),〔足厚話〕(台語)這樣,講那麼多!因為我們眾生最討厭讓自己平靜,你要他平靜像要了他的命;你要把他撩起來,他第一時間就答應你(學員笑),很奇怪啊!你要他平靜,「喔!有夠難的啦,哪有可能?」一大堆理由藉口喔;你要讓他撩起來,一巴掌不就起來了嗎?(學員笑)對不對,〔犽起來〕(台語:發脾氣)嘛。意思就是說負面情緒大家好樂意促成;正面的卻偏偏在那邊推拖拉,偏偏眾生是這樣。所以你看,這累生累世的積習習氣多嚴重!所以要訓練,加上一個「訓練」,訓練就叫做「修」,所以要修~要修的意思是這樣。

 

古人也講一個名詞說「老不修」,對不對?(學員笑)「老不修」,古人本來不是講形容一個人很〔豬哥〕啦(學員笑)~很好色,不是這樣啦。是在形容什麼?是在說你的生命啦時間不多了,你要趕快爭取這些時間去修正啦,修正你的原因,你未來才會正確的結果嘛。我們現在的人就是……我剛剛講嘛,負面的很願意第一時間接受嘛,正面的都老是在那邊推拖拉,所以才會「老不修、老不修」是這樣!這樣的老不修久了,當然有一件事情就是心性偏頗嘛,也會帶出〔豬哥〕好色的那一種生命狀態出來,所以引伸到那個老不修這樣子。所以那一個方向是不好的,我們就要學習〔羅漢腳仔〕(台語),對不對?羅漢啊,羅漢就是他懂得修!他懂得修,所以他那兩雙腿跑得非常快~非常快。當然,不是指神足通喔(師父、學員笑),它是在形容說他相對於老不修他年輕,他知法那一天他就精勤在修、一直在修。

 

「修」就是「改」,我們都植入以前的觀念:修,我們現在就變成在那邊做。現在多數學修者的功法都是為了逃避他的人生的,所以這個就不叫修,那只是他的形態也許階段性冥合於佛法!冥合於修行啦!可是實質是吻合於他的喜好啊,吻合於他的喜好就不等於是修啊,比如說,有的人天天愛看書啊,什麼事都懶得做、都不願意做,你叫他去看經,他很樂意啊,可是你這時候叫他打掃一下,他很煩啊,叫他去外面服務一下老人家,他也覺得很厭惡啊……等等,這一些除了他喜好的模式以外,其他都厭惡,所以他這時候選擇讀經是不是修行?他就不是修行了,他就是在逃避人生。

 

有的人喜歡打坐啊,一坐下去,什麼都不用做啊,對不對?(學員笑)這真的是這樣啊,一坐下去就可以逃避他生活當中必須面對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所以這時候說:「我在打坐、我在修行」,那剛好啊,沒人敢來吵我啊,對不對,那剛好啊!那我是在修行嗎?我是在那邊打盹啊、休息啊、好逸惡勞啊。那這時候還有更合理的藉口~因為「我要修行」,所以可以把我人世間所有應該應對的人事物都給放棄,那這時候還有更合理的藉口,因為我要修行、我要坐,我周邊的親朋好友,要把我供養得好好地,我就坐在那邊,嗯!(學員笑)坐!哪那麼有本事,對不對!?坐,真這麼精勤修行,你就不要給我吃!,對不對,還叫我們按時拿便當過來,還按時,吃的時候就醒來了、就出定了(學員笑),就很多這種劣根性。有的是不想做家事,只要我坐在那邊,家裡:「欸!不要吵他,不要打擾他!」就是這樣,所以這一些都不是真正修行的義理。

 

你看,長年打坐、長年看經,甚至有的人拜佛也是這樣喔,這都是剛好階段性冥合於他的習氣啊。有的人喜歡動的嘛,他就選擇:「我在拜佛喔,你們不要吵我喔!」「欸,你現在要賺錢!」他說:「我在拜佛,我要修行,賺錢置一邊。」那這時候呢,像我剛剛講的,你最好就不要給我吃!對不對(學員笑),吃、穿、拉、撒統統不要,看你還不賺錢!還叫我們還提錢給你、拿便當給你,就很多這樣,那這個是冥合於他喜歡動的狀態。有的人不喜歡動,他就坐,你叫他拜佛,他也很厭惡。

 

當然,階段性佛法也很善巧方便,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古人在一種冥合於佛法的功法,雖然是習氣但也嚮往,冥合上去之後,常常容易引流出內在的這一個良知良能。可是現在的社會環境,我們現代人的這一個惡心所發展的太濃烈、惡習氣太深重、惡緣太紛雜,所以我們用這樣的方式去深入的時候,我們常常在促長我們的什麼?欲!這時候有欲勾牽,入不了佛智,你看,多冤枉!所以就達不到修行的功法。所以這一個時代你們一定要深知什麼叫學佛、什麼叫修行,這些名詞都要把它搞清楚弄明白。學佛就要學習做一個明白人,「佛」是明白的人,我在學祂!

 

為什麼我要做明白的人?這時候你可以去參考經典,它形容佛的樣子,它就告訴你,一個明白的人祂的生命的狀態是怎麼美好,它的原因就是祂明白。這個美好你嚮往,所以你要學祂,這叫學佛。那不是學一個特異功能喔,有的特異功能人士他也有痛苦人生喔,比如說內地以前早期很多特異功能都必須被中央綁架的,出門還要戴那個叫什麼?眼罩,帶去哪裡哪裡都不能讓他看。有的特異功能者也說他如果看了,他特異功能就會失去,嗯?怎麼那麼遜(師父、學員笑),對不對?特異功能就是這樣子嘛。特異功能在對到這個很多修行的領域,他們叫做神通嘛,所以有的人迷執神通,他就會走火入魔、就會走歪路,人生就得不到幸福美滿,這個也是一種所謂不明白。

 

所以學佛就是學怎麼做個明白人,做個明白人要幹嘛?做個明白人接下來一個工作就是服務眾生而已啊!因為明白人的某一個特質:他就是會服務眾生!服務了眾生,你就會更加明白,這是一種好能量的自我回饋,是這樣。所以為什麼要修行?修行是什麼?修行就是「改」,改掉不對的就叫做修行。那麼我們現在叫「行」,因為我們有行為模式,所以你一切的不對都從你行為模式產生,所以就是改掉你不對的行為模式,這就叫修行。

 

那麼你看,你坐在那邊,你不對的行為模式有改變了嗎?也沒有啊!那我們的行為模式有幾個?就「身、口、意」嘛!身體有行為模式,意念有行為模式,嘴巴講話、吃東西有行為模式,所以這就是剛剛前面講的十善業道。十善業道濃縮就是身口意三業,這也是一個至極的圓融道,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即便佛在龍宮對著龍王說《十善業道經》的時候,有從人天以此遞增往上講到圓滿佛果,那麼人天是基礎,可是如果你把它分成這樣的層級去看待十善業道,你就當冤大頭了。

 

那麼在真正修行道行契入境界的這一些古師大德,他也常常只會跟你講所謂的圓融道,那圓融道就是什麼?就是密宗在講的身業、語業、意業,叫做「唵阿吽」,那麼顯教叫做十善業道。「身、語、意」拓寬就是剛剛講的那十個,遠離那十個汙染,遠離那十個汙染就是十善。你找不到一個什麼叫十善,你只是遠離汙染而已,那麼所以它用相對的來講叫做「離」,或者叫做「不」,不殺、盜、淫,不兩舌、惡語、綺語、妄語,不貪、瞋、癡,是這樣。

 

所以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核心,你會的話,這一個核心契入,隨時在你生活當中做一個標的,在檢測自己錯誤的行為、起心動念、言行造作、觀念思想行為,在對治這個,你只要隨時隨處隨刻都在這樣對治,你就是一個標準的修行人。對治到最後,你會一個起心動念都沒有,那時候就是圓滿佛果,所以十善業道唵阿吽~身口意的圓滿,即是一切佛道的圓成是這樣來的。那不會的,當然就是慢慢爬啊,「十善業道是基礎啦、是一切佛法的基礎……」。不懂的人就很多這種講法嘛:「你要讀《金剛經》嗎?你《十善業道經》也一定要啊,《楞嚴經》、《十善業道經》也一樣啊」。如果懂的人,《十善業道經》的圓滿就是《金剛經》的圓滿,《十善業道經》的圓滿也就是《楞嚴經》、《華嚴經》、一切經的圓滿,這是會的,這也是華嚴教法的妙處,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它沒有時空的限制。

 

如果你理解到這邊,剛剛那一些病的問題啊,你就發現那實在太小,那麼為什麼我們當今這個二十一世紀這一個問題嚴重到束手無策?就是這一個根本問題不想去解決而已啊,不想做一個明白人。我們現在人只想做一個滿足我私欲的人,我的欲望的滿足嘛,我們只想做這個嘛,我們並不想做一個明白人。那「明白」有一個特質就是:他心心念念就是一切蒼生,他沒有自己!他不一定在「緣」上能夠滿足一切眾生,這個在緣上講,因為有「緣具不具足」的問題、跟「有沒有緣」的問題。可是,他在心念上絕對能夠滿足一切眾生,他也在能量上絕對能夠滿足一切眾生,那麼這時候也是佛家告訴我們的「念劫圓融」的理路。「上者一念間」嘛,為什麼能一念間?因為他攝受住他的根本的本元,也就是我們的自性,有人講真心,真心即是自性、即是佛性、即是法性,從自性或一心上講,統統可以,他就掌握這一個「一」,它同時就兌現到一切。

 

剛剛有講,一切的「妄」立基在一切的「真」之上,那麼沒有真心就沒有妄心,妄心是迷失掉的真心,就是把真心迷失了,所以真心還是存在。所以,你只要能夠掌握到那一個真心,所有你累生累世依附於你存在的總合問題,它都能夠解決。所以從發意的角度,它是能夠滿足一切眾生的,正所謂「發意圓成,功德圓滿」,而不是在你事相做得多少、錢繳得多少,都不是這一些。所以一個人要去求功德,你就得要去從這一個角度理解,那那一個功德的圓滿就是從我們的自性的依皈而來,所以回皈就是了!

 

那要回皈,必然要把你依妄起用的一切放下!你放棄不了啦,可是你可以放下。意思就是說,「相」都一樣,你現象是杜絕不了的,可是你是可以不被現象干擾,正所謂是《金剛經》告訴我們的:「不取於相,如如不動」。所以「相」是離不掉的,我們又常常聽佛家在講「離相、離相」,你要知道它的定義,你是無法把這個「相」杜絕掉,可是它的「離」意思叫你不執著它、不分別它、不妄想它,這個叫做「離」,所以,離相說法是更真切!你看,你不說法也不行,因為語默動靜皆是道,你不說法也是說法。比如說,「師父,你您)能不能不要講了?」(註:師父做閉嘴不講話的樣子)(學員笑)還是講啊,閉著嘴巴還是叫「講」,只是它的定義不一樣,語默動靜嘛。所以你……你要杜絕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存在!

 

所以,那一個「離」就是你不要執著,比如說講了一大堆了,你說:「哦!師父,你講了!」我說:「我哪有講啊!」這時候因為「離」,所以根本沒有講,沒講又有講,這時候叫做「說而無說」,那你們聽呢?亦復如是喔,你要有那個離相的概念,「聽而無聽、無聽而聽」。你不是說:「喔,那這樣不能聽,每次來法堂就塞耳塞,我是有來、有出席,可是不能聽。」這個叫做笨蛋(學員笑)。所以你拿下來,你又聽了,聽了怎麼辦?聽了在當中你在訓練無聽,那個「無」不是你沒聽到,而是你不執著這些名相,懂嗎?所謂是「離言說相、名字相、心緣相」嘛,那麼交光大師講的更深,叫做「捨識用根」。

 

這一些都是佛家名詞不好懂,總之,叫你不要執著,「不執著」我們好懂,雖然做不到。做不到,就要訓練,你看,「修」字又提煉出來了,「修」就有一個概念了,「修」第一個叫你改掉,改掉不對。那改不掉,這時候怎麼辦?修的第二個概念就出來了,叫做不斷改,這個「不斷」兩個字叫做訓練,不間斷這樣、不間斷這樣,總有一天鐵杵磨成繡花針,你就有辦法去辦到,所以初學者當機不離「一門深入、長時薰修」。

 

這些種種的概念對於剛剛那一個醫療上的問題,非常容易解決,只要你願意浸泡在染缸,你再怎麼黑,你跳進紅色的,最後都會變紅,而且會透澈,這樣一來,這個世間就不太需要有醫生了。現在的這一種醫生就不行了!在座有醫生、醫療公會等一下來抗議怎麼辦?那這時候就要反問了啊,我們做醫生是為了什麼?我們做醫生不就為了讓眾生沒病嗎?對不對?可是你看現在做醫生的,多數沒有這種胸懷。比如說我們的身分啊,不知不覺被逼到坐到這邊嘛,坐到這邊目的是為什麼?就是為了眾生不要有煩憂的啊,那醫生是為了眾生不要有病的啊~生病啊。

 

那我們現在的醫療越來越昌進,跟台灣的宗教氣息也是滿自由的越來越昌進,這些煩憂的人有沒有減少?沒有!這些病人有沒有減少?也沒有,而且不斷增加、不斷增加。道場一間蓋過一間,醫院也一間蓋過一間嘛,這些煩惱的人倍數增加,生病的人也倍數增加,為什麼?因為我們這一些所謂的傳道人士多數來假的;我們這些醫療人士也多數來假的!所謂「假」是他們原初的定義,做一個醫生不一定希望沒病人吶,有時候現在考量到病人越多越好,對不對,為什麼?「因為沒病人,我就沒錢賺。」傳道人士亦復如是:「煩惱的人越多越好,要不然我就沒錢賺。」所以這都是一種錯知錯見,這個也就是古老祖宗在拿捏的重點,這個叫「失德」。所以「醫」要有醫德,「道」要有道德,它都要有那一個「德」,沒有那一個「德」,這些就變成掛羊頭賣狗肉。

 

所以,講到這些精神疾病,我相信在座有些以前認識的知道有一個個案,在二○○七年,全世界APEC人類學國際會議在台北舉行,那某一個博士……其實很多人知道,我們在公開場合還是不要講名字啦,有一個國際權威人類學博士來主持。我們這些人比較不能參加啦,因為這是專業人士的大會,能夠參加那一個會議的都是台灣頂級心理醫師跟人類學博士。那麼四、五天過去了,他在會議上不斷地簡報,不斷講、講一些全世界他們的驗證個案。驗證個案最後有一段我比較清楚,因為裡面有一個翻譯告訴我的,那個翻譯之前在我們這邊學十幾年前了,她就告訴我,這個知名的博士跟與會的這些專業人士講說:「西方自有心理學發展至今近兩百年,醫藥不斷地發展、不斷地研發,至今我們歐美沒有一個成功的個案,沒有一個心理疾病是透過吃現在的西藥或者注射藥劑而成功治療好的個案,沒有半個個案這樣。」哇!那這是代表什麼?這是代表有良心,對,有良心!因為他講真話嘛。那底下聽的都是台灣頂級的心理醫師啊,我相信他們坐在座位底下,如果有學過佛,也會用佛法的名詞:「如是!如是!」對不對?因為全球沒有一個真正透過醫藥而成功的個案,這個是一個重點。

 

結束之後有茶會嘛,茶會就比較輕鬆的狀態,輕鬆的狀態在交流的時候,這個翻譯剛好有機會去跟他們對答到,就跟他說:「欸,某某博士,我很認真在聽你們這幾天的醫學報告,那麼可是呢,我……」這個翻譯的姐姐曾經是一個重度憂鬱症,也是一個很有個性,吼!我本來要講很搞怪(師父、學員笑),很有個性的重度憂鬱症喔,等一下我講那個例子,你們就知道多有個性。她說:「有這麼一個個案啊,南部我們認識一個人,接觸他之後,很歡喜地學習,就根治了欸!不用吃藥也就好了,現在天天都很開心欸!」這樣。然後這個博士呢,就跟她講說:「嗯!」很高興地聽完之後,「嗯!哇!想必南部你說的這個老師一定是一個很特殊的人喔,請你以後不要再提起!」這樣(學員笑),就請她以後不要再提起。如果那是,那我們兩百多年的研究是什麼?對不對,你看,這時候就是什麼?前面我講老實嘛、有良心,後面呢?後面還是為了名聞利養,所以還是不行。所以你就知道,為什麼西醫至今為止沒有一個成功的個案嗎?因為沒有醫德,是這樣。哇!完蛋了,講這個傳出去會不會被追殺(學員笑)這樣?可是還是要講實話啊(師父苦笑)。

 

那重點我要再回來講那個多有個性的那個憂鬱症啊,應該是五十幾歲,當時啊,五十幾歲。她妹妹是那個翻譯嘛,然後有一次她就去看心理醫師嘛,然後又拿藥回來,她就拿回來,這個妹妹就很高興啊,

 

兩個妹妹就問她:「欸,姐姐、姐姐,看得怎麼樣、怎樣?」

 

她說:「沒怎樣啊!跟以前都一樣啊這樣,跟以前都……

 

「人家問你什麼?」

 

「有!他問什麼、問什麼……

 

「你回答什麼?」

 

「我都沒回答。」

 

「你看人家,你也要回答,人家才知道怎麼診斷你嘛!」

 

她說:「他是醫生啊,他要知道啊,為什麼我要回答?」你看(學員笑),有沒有個性?

 

她就去這樣坐著(註:師父模仿雙手抱胸、眼睛側看,一副漠視的樣子)

 

心理醫生嘛,很多這樣:「最近有睡得好嗎?」

(註:師父模仿問診者抬頭往上、眼睛斜看、一發不語的樣子)(師父、學員笑)

 

「應該沒有!」(註:師父模仿心理醫師自己回答並作筆記的樣子)(學員大笑)心理醫生就要自己……要不然人家無聊:「應該沒有!」

 

「有吃得舒適嗎?」

(註:師父再次模仿問診者做抬頭往上、眼睛斜看、一發不語的動作)

 

「我看也是沒有!」(註:師父模仿心理醫師作筆記的樣子)(師父、學員大笑)

 

很好笑啊!就這樣子啊,也不能解決啊,嗯!後來是學習啦,家人也都有帶動,所以化解了這一些。

 

你看,為什麼?這個「德」很重要!「德」能夠幫助你解析到那個因,要不然你剛剛前面前半段聽那個因果理路啊,跟現在有什麼關係?那為什麼?因為有德之人他謙卑,他能夠去領受所有一切大自然存在的理則,這時候他很容易就通!所以他的通不是說「欸,一點靈」那個叫通吶,他的生命體系就沒障礙嘛,所以明白,「明白」就是他的思路沒有障礙。思路關係到「念」,念沒有障礙,所以「念」,起心動念,心現識變!所以對於他來講,心現識變的世界就沒有障礙。

 

一個真正的佛菩薩祂能夠滿足一切眾生的需求,絕對可以辦得到!可是當中如果這個眾生跟祂緣薄、或緣不具足、或沒緣,不是他辦不到,而是對方收不到,會有這一個問題。所以在事相上就產生差別性,這個差別性叫不平等,對不對,可是這個不平等是來自平等,所以它還是平等,為什麼?因為立足點平等。那麼你們現在人都可以理解到一個概念也認同啊,只要正確的,越努力的得到越多,不努力的得不到,這樣比較公平;還是只要正確的,越努力的得到越多,不努力的得到比那個努力的還多,對不對,沒人喜歡這樣的概念。所以,立足點平等是真平等!

 

可是,話說回來,生命這件事情,因果通三世,有很多也不只是這樣,另一個心理層面的問題而已,剛剛有講那些靈性的問題,跟過去生的這一個業力的問題。之所以要修行,就是一併把生生世世的這一些冤親債主跟自己的業力消匿、消化掉,它不是對峙來的,它是從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來的,明白人跟人的關係、明白人跟大自然環境的關係、明白人跟天地鬼神的關係而來。一旦你明白了,你自己的言行造作就會對,那一個「對」是因,你的幸福美滿是果,所以幸福美滿裡面找不到任何煩惱憂慮牽掛,那個叫做真的幸福美滿。

 

你看看!我們現在的人類很可悲,明明有這種真正的藥出現了,還不一定認同,這就是我們最大的悲哀。我們從小到大迷信於科學醫學太習慣了,這時候一切都迷信了,所以我們就正信回不了佛法,沒辦法契入正信的佛法,我們就會把迷信的生命運作也帶到學佛的領域來,我們又會把佛法搞成迷信,這是我們眾生的悲哀啊!所以,這樣可以理解嗎,這些問題怎麼對治嗎?

 

有一種「定業不可轉」,對不對?那定業不可轉又是另外一個層次了喔!定業不可轉其實也是佛實在很無奈地對眾生講的,要不然哪裡不能轉?定業不可轉,唯願力可轉!你看,這時候有配套措施出來──唯有願力。那你要知道願力是什麼?願力就是:一切為蒼生、沒有自己,這叫願力。那定業不可轉的角度是什麼?也說對,對不對,為什麼?因為我們眾生一個一個比一個還貪,一個一個比一個還自私,所以你有定業你轉不了、別人也轉不了原因就在這邊。所以一個有定業的人,他只要明白了,願意「將此深心奉塵剎了,從此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那個願力發出來,他的定業就可以轉了,所以是靠這樣。這時候聽到這邊,大家就很有希望了嘛,要不然聽到「定業不可轉」,大家愁眉苦臉(師父、學員笑)。所以要努力啦,把我們的定業轉化過來,那個願力要提升出來。

 

那真正的願,我們又不好懂,所以花點時間長時薰修、一門深入。那這時候又回到你們人間現實的問題了,你的一天二十四小時時間要分配在哪裡,關鍵都在這邊。你如果沒有一點勇氣,你也分配不了,所以學佛還是要有一點勇氣,把勇氣花在對的地方,剩下的就是時間自然的推移,所謂是水到渠成,這樣可以理解嗎?那就跟諸位講到這邊囉,感謝!

 

師父上人元和妙音淨化並釋義

 

(師父說天語)佛言啦:「識得一,則萬事畢啊。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諸相非相若能透晰,你們諸位本來就回歸你們自性如來。感謝諸位,請起啦!